大阳城 > 小学体育资讯 > 何以说蛇口人不是河内人?

原标题:何以说蛇口人不是河内人?

浏览次数:99 时间:2019-08-30

图片 1

在蛇口半岛花园附近,一块路牌曾这么标注:右转前往深圳。在深圳没待过15年以上的人都会奇怪:“难道蛇口不是深圳吗?”蛇口是个地域概念,在这个地域生活的人,应该就是蛇口人。

但好像人们并不这么简单地理解。

图片 2

首先,蛇口这个地名出现在正式的文字中是1954年,1978年招商局常务副董事长袁庚到北京见李先念总理汇报时,因为中国的地图上找不到“蛇口”这个地名,拿的还是香港地图。

但1979年之后,人们不断提到“蛇口”,也不断提到“蛇口人”。蛇口人自己,对这个“蛇口人”称呼也十分骄傲。

蛇口人的构成是怎样的呢?自称、或者被称为“蛇口人”的应该有如下层面上的范围:

其一,地域层面上的。在1979年蛇口开发前生活在这里的原住民,约有1000多人;1979年招商局开发蛇口后,在这里工作和生活过的人们,按历年的统计应不少于10万人;曾属于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有限公司的员工,以及在蛇口范围内投资企业的员工,从1979年到1989年这十年间应不少于2万人。

其二,精神层面上的。与蛇口曾经发生过联系,目前在地域上已经无关联的人群,尤其是一些从蛇口走出去的企业成员,如招商银行、平安保险、金蝶软件、华为、万科等企业以及他们的员工,以企业文化“基因”认同的方式表明自己属于蛇口人。

蛇口人,一贯把到福田、罗湖去称为“到市里”,或者“去深圳”,心中对地理上是有划分的。笔者女儿在蛇口上的幼儿园、小学和初中,包括她的蛇口同辈,依然在说自己是“蛇口人”。

图片 3

笔者1989年到蛇口第八期培训班时,发现在蛇口的人们不说自己是深圳人,在蛇口工业区工作的人也不说自己是招商局的人,他们都说自己是蛇口人。我一直在问,“蛇口人”的概念是什么时候产生的?“蛇口人”的概念意味着什么?

“山东人”、“广东人”、“湖南人”的形成,大家都认为很正常,但有一个现象引发我的关注,就是“上海人”。“上海人”这个概念曾经引起很多议论,我特别注意到的是一个移民城市中居住的人群要被社会认同,甚至要被自己认同,这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。在上海的历史上,移民这个事实不可回避,在上海城区形成后的很长时间内没有人认为自己是这里的人,当时常年生活在上海的外地人都与自己的同乡保持着密切的联系,“同乡会”在这座移民城市里有着深厚的基础,“广东会所”、“湖广会所”、“宁波会所(四明公所)”等都是同乡聚会的固定场所。

深圳是个移民城市,“你是哪里人”是移民社会永恒的话题,他们对家乡本能信任而产生原籍认同,他们会说“在深圳”而不会说“深圳的”,更不会说自己是“深圳人”。有研究者从上海人这个典型移民城市人群的形成、认同与特质的研究中提出,由客籍到本地的认同,实际上是“双重认同”的过程,而且从1845年开埠到1905年初步认同,过程很长。

而蛇口这个典型的移民社会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形成广泛认同,其实有特定的事件和环境促成。

图片 4

“蛇口风波”是关键事件。1988年1月13日,蛇口举行了一场“青年教育专家与蛇口青年座谈会”,70位蛇口青年与3位著名青年教育工作者——北京师范学院德育教授李燕杰、某部调研员曲啸、中央歌舞团前舞蹈演员彭清一展开了激辩。本来是一场观念的冲突,两个月后很快演变成一场全国性的大辩论。当全国很多媒体记者赶来蛇口时,他们面对的是一群谈定的人:蛇口风波?没听说过!难道就是那次座谈会?很正常么,有什么风波!有人就说,只有你们内地人还对这样的话题大惊小怪,我们蛇口人早就习以为常了!

这个事件将蛇口人和内地人划了界线。

1989年底,一位蛇口人指着办公楼大厅公告栏上一份通知给我看,“请处级以上干部今天下午两点到政府礼堂参加会议”云云,后面有钢笔字补充“蛇口工业区各企业经理届时请出席”。“我们蛇口人不分处级、局级,都封进档案里了!他们深圳人还在搞这个。”

这些事件将蛇口人与深圳人划了界线

上世纪90年代初,交通部向蛇口调派干部,为了能向深圳市申请户口,任命函上又出现了“行政厅局级”的字样,蛇口人私底下认为“这是与蛇口人相悖的做派”。

这些事件上蛇口人将自己与自己的老东家又划了界线。

移民对居住地的认同,与居住时间长短成正比,经常要经过几代人的演化逐渐形成。是什么原因促使这些移民短短几年就形成对蛇口的认同呢?至少应该有如下:

其一,在全国的范围内蛇口的关注度高,地位特殊。1985年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国庆彩车,上面竖着“蛇口——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的字样,那是何等风光!至少在建设初期的十年间,蛇口形象的正面因素多,曾有报道说没有出现过携款出逃的情况。

其二,在全国改革开放的特殊时期和特殊语境下。虽然同处“特区”范围内,似乎蛇口的改革举措要比深圳动静大,通常被视作“特区中的特区”,而蛇口人则是“改革派”的象征。“蛇口人”的身份在内地人面前突然拔高了很多,移民们愿意参与进来。

其三,媒体报道的作用。《蛇口通讯报》是公认的精英报纸,并不是说它会针对主流声音发表相悖意见,而是它所报道的事情都与主流不同,当时改革现实就是这样。某种程度上,这样的媒体在业界是被关注的,“蛇口人”就这样不断被插上标签,不断被识别,也不断被认同。

图片 5

那么,“蛇口人”的特质是什么呢?

有不少人评述说,蛇口人是精英特质,因为蛇口人中很多当时内地集中过来的精英分子。我大概很愿意这种说法能成立,因为这样就可以将自己归入“精英分子”行列。但从蛇口人的构成中就可以简单得出结论,事实不是这样的。我所感受到的蛇口人的特质归纳如下:

一 崇尚规则。蛇口建设初期,制定和发布了大量规则文件,只有当年上海租界设置初期那些外国人是这样做的,当时一个上海法商电车公司的规章可以多达200多条;有什么事情在做之前先说明白,这是蛇口的做派,后来在全国广泛兴起的开发区好像都没有这么办的,很多都是领导口头说的,换个领导完全可以不认账的。

二 崇尚创新。对现存的规则和做法普遍提出质疑,从当前的实践实际情况提出解决方案,不拘泥、不固守、不唯上。当然,这样的做法受到很多批评,甚至为此引来了一些“工作组”或“调查组”,蛇口人为此很纠结。后来听到一句口号大家都释然了,那就是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”。

三 崇尚民主。因为创新是一定要先有想法的,压制想法,甚至以“思想”定罪,就一定没有后面的创新。想法是需要冲撞的,而冲撞一定是以言论方式实现的,堵塞言路,甚至以言定罪,就一定不会产生好的新想法。蛇口自称“这是个使人免于恐惧的自由环境”,而袁庚则明确提出“不允许在蛇口发生以言治罪的事情”。

四 崇尚责任担当。没有责任、公义和担当,很难说“民主”、“创新”、“规则”不被利益所牵引。蛇口人有一种骨子里的责任感,做每件事都会考虑给后人留下的是什么。所以才有以民主评议为形式的“群众监督”,才有如此公开的“舆论监督”,才能有至今看来都不落后的种种改革举措和试错行为。

袁庚是蛇口人的代表,没有一个蛇口人会否认,很多蛇口人至今仍声称自己是袁庚的追随者。如上列举的四项特质在袁庚身上十分明显。当然,他身上有更多优秀的个人特质和人格魅力,他的言行直接影响着蛇口人。

图片 6

其实,更深层的因素实际上是:蛇口人用自我认同和排他的方式,用“蛇口人”的概念与当时内地尚未改革的那些事物、做派、观念和形态所做的区隔。因此,某种意义上说“蛇口人”在当时其实是改革派的代指。

“蛇口人”应该属于“亚文化”范畴,它不会像“中国人”、“广东人”等文化范畴那样,生生不息地传承下去,并且不能复制、不易混淆、不会中断。但在中国的历史中,尤其是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中,“蛇口人”必将成为一个不可忘却的文化现象而永远存在着。

本文由大阳城发布于小学体育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何以说蛇口人不是河内人?

关键词: 大阳城官方

上一篇:且问你敢不敢和我交换人生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