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阳城 > 小学体育资讯 > 我们来聊一聊上班狗的早餐

原标题:我们来聊一聊上班狗的早餐

浏览次数:119 时间:2019-11-09

读高中之前,吃早餐是我最痛苦的时候。我妈会用她的高分贝喊我下楼吃早餐,而且是一大碗(公),即使只有几颗米粒漂浮在上面,依旧觉得眼前的碗像一个大缸般,甚至还可以在粥水里看到自己倒影。

她一边帮我绑麻花辫,我一边喝着粥,听着她的念叨。而且她在吃早餐这方面特别执着,没吃完的话,不会放人。就算小伙伴已经踩着自行车,背着超乎寻常的笨重书包,在家门口等着我一起去上学。我特别恼火,但是不能不喝完。现在再烫的粥也能快速喝完,估计就是从小学初中那会吃早餐练出来的。

她觉得只有吃饱饭了才有力气学习,我则是很光荣地完成她交给我的任务。

高中那会是住宿,也是第一次离家。像紧绷的弦一下子就放开了,没有爸妈的管教没有唠叨没有强迫你吃饭,住宿生活也不赖。我讨厌一个人吃饭,如果没有小伙伴陪我的话,我情愿不吃早餐,不吃午餐,不吃晚饭,吃个冰淇淋便可以度过一餐饭的时间。早餐开始变得可有可无,每天的情绪被学习、感情拉扯着,从未觉得没有它会怎么样。直到胃病敲门,我依旧我行我素。

倒是出来工作后,想在广州这座大城市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属感。早餐,便是一种存在的仪式感。我不怎么会做饭,还挑食,一般早餐不入法眼,既讨厌吃包子面包一类,也恨那些油油又咸的粉面,走在上班的路上,把街边的早餐档口浏览了一遍,纠结了大半天,没一家看着有食欲。

科韵路那有一家早餐店,是一个潮汕大叔开的。有菜粥、皮蛋瘦肉粥、拉肠、粽子、卤蛋、咸蛋、油条...每天他的小档口前面总是站满了人,手里攥着2块、3块、5块,不断地大声喊,“大叔,来一份拉肠,3块钱的。”此刻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,不想迟到又想买到早餐,得扯开嗓子喊,还要利用柔软的身段不断地挤到前面...

换工作后的一段时间,我还异常怀念潮汕大叔的早餐店。

偶尔心血来潮想吃自己做的早餐,前一天晚上便在脑海里思忖明天的早餐吃什么,第二天早起10分钟,便是一顿早餐魔术时间。烫个西兰花,煮个粥,蒸个烧麦,炒个菜脯蛋,咬一块咸菜,还是给自己冲一杯手冲咖啡,吹着风扇翘着二郎腿吃自己的早餐,时间总是过得特别惬意。从摆盘到吃完,不过10分钟时间,简单也好营养搭配美腻也罢,我不想和任何人分享,它独特,同时只是我一个人的生活回忆。

某一个上班早餐我踱步走进一家沙县,点了一份肠粉。直到吃完的那一刹那,我才惊觉,从进店到点餐、吃完、付款,几乎是一气呵成。什么时候开始,我不再怕一个人吃饭,而且可以这么理所当然地一个人吃饭。是否人在慢慢地成长,只是自己尚未察觉?!

吃完早餐的我,看到路上那些行色匆匆的上班狗,手里拿着装在透明袋里的包子。哎哟,包子好可怜,天气那么热,还要待在密不透风的袋子里...

(所有图片均来自猫大爷七月份的早餐)

本文由大阳城发布于小学体育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我们来聊一聊上班狗的早餐

关键词: 大阳城官方

上一篇:Spark机器学习(上卡塔 尔(阿拉伯语:قطر‎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