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阳城 > 小学语文资讯 > 教材里的幻想乡

原标题:教材里的幻想乡

浏览次数:177 时间:2019-07-05

小初中的课本,上语文课我最喜欢的是学习关于吃的文章,不仅仅是因为食物人畜无害,还有这类文章学的也轻松,填不了口福,就满足满足幻想,看看也很解馋。

小学课本有篇《可爱的草塘》,我那时对北大荒产生了无限的好奇与幻想,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,才能出“棒打狍子瓢舀鱼,野鸡飞到饭锅里。”这种很奇幻的动漫场景,“开河的鱼,下蛋的鸡,肉最香不过了!今年春天给你们邮的鱼干,一点儿也不掺假,都是我用瓢舀的。”那个时候读到这种句子,我简直就是一个贪心很大的家伙,清澈的水塘里,我舀起一条又一条黑色的鱼,仿佛活蹦乱跳的鱼还在冒着鱼腥味飘出课本,没错,我在代入小丽姐夫的角色,这种瓢舀鱼的场景,我真正见过一次是在很多年前,春季鱼要产卵,集体游到上游。老家附近的河岸边塞满了大大小小黄色头部的鱼,噼里啪啦的响,奶奶一个小时就能捡满一个篮子,晒好的鱼干可以吃到来年,我那时才真正感受到靠水吃水,靠山吃山这种话,不过后来就真的只能是后来了。

二年级的课本里有一篇《我爱故乡的杨梅》,选自作家王鲁彦先生的《故乡的杨梅》一文,像我们这种南不南,北不北,冬冷夏热的地区哪见过杨梅,连杨梅这种词都是第一次知道,可当我读到“你轻轻咬开它,就可以看见那新鲜红嫩的果肉,嘴唇上舌头上同时染满了鲜红的汁水。”口腔里就自觉的不断冒出口水,咽了又来,杨梅的果肉与牙齿交合在一起,那是一种什么感觉,痒吗,或许还有点酸,总感觉牙齿嚼不烂,得要多咬几口才对得起这酸甜,原文不长,不足百字,可口水确是咽不止白下,就着这杨梅的插图,我埋怨自己为什么不是江南人,好歹也让杨梅来酸酸我牙齿。很遗憾,二十多年了也没吃到王鲁彦先生笔下的杨梅。

说到吃,绝对不能不说汪曾祺。初中课本里就有一篇《端午的鸭蛋》。汪曾祺先生的家乡是水乡,出鸭,对是能吃的鸭,别多想,而高邮大麻鸭是著名的鸭种,鸭多了,蛋也多,高邮人也善于腌鸭蛋。于是高邮鸭蛋出了名。我遇到江苏的朋友,每次想搭讪都说你们那是不是有咸鸭蛋以此想打开话题,经管别人都会翻一下小白眼:“那是在高邮 ”。难怪汪曾祺会说“我对异乡人称道高邮鸭蛋,是不太高兴的,好像我们那穷地方就出鸭蛋似的!不过高邮的鸭蛋,确实是好,我走的地方不少,所食鸭蛋多矣,但和我家乡的完全不能相比!曾经沧海难为水,他乡咸鸭蛋,我实在瞧不上。”    对于吃鸭蛋王先生也有具体生动的写实“孩子吃鸭蛋是很小心的,除了敲去蛋壳碰破。蛋黄蛋白吃光了,用清水把鸭蛋壳里洗干净,晚上捉了萤火虫来,装在壳蛋里,空头的地方糊一层薄罗。萤火虫在鸭蛋壳里一闪一闪地亮,好看极了!”。连我这种不喜欢吃蛋的人,看到这种描写,也会自动脑补自己用筷子戳破蛋壳冒出红油的场景,隔着书本也闻到了油而不腻的鸭蛋咸味,这样想着也会诚实流出口水,嗯,又闻到了鸭蛋壳味,我又有点不高兴,为什么那个时候我不是高邮人。

看韩剧时,你总能看到女主一不小心或者没钱了就吃炸酱面的镜头,那时我总在想,一碗炸酱面真的这么好吃吗,导演偏偏就特写炸酱面,女主边吃边喊,吃的很香。以至于后来我对韩剧的印象不是金三顺,不是大长今,而是梦幻情侣里赵安娜顾不上嘴角的酱汁大口大口吃炸酱面的场景,赵女王说“不对胃口的东西,我不吃”。对我的影响是每每吃炸酱面,我也会自动意淫自己是苦命的韩剧角,吃了这碗就没钱了。

这大抵就是我关于吃的记忆了。

本文由大阳城发布于小学语文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教材里的幻想乡

关键词: 大阳城网站

上一篇:《第三次浪潮》分页记与想法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