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阳城 > 小学语文资讯 > 东湖游记

原标题:东湖游记

浏览次数:102 时间:2019-11-15

在去青海湖的路上,看到青海湖的远景,好像镶嵌在沙漠中的一块碧玉,纯净剔透。

终于走到青海湖边,碧蓝的湖水,湖水上轻轻浮动的蓝色码头,金黄的沙漠里只有我们几抹鲜艳的颜色,在流动,在跳跃。

我们冲沙、拍照、呐喊……

可惜,那时我还不认识日天。

我们向着雪山骑行,寒意渐浓,我却愈加兴奋—雪山越来越近了!

当雪山终于耸立在我眼前,我知道了,原来小学语文书里描写的雪山的巍峨雄伟不是文学创作,是写实的。这雄伟不会让我觉出自己的渺小,却让我生出一股豪情。

四目眺望无旁人,所见之处,雪山、草原、羊群、马群、胡泊、起伏笔直的公路、灰暗苍茫的天空……一切都是我的。我不觉孤独,无需和人分享,我只想把这感受镌刻进心脏永远不忘记。

日天,这场景你比我先几十分钟感受到,你又记住了多少?

我们去茶卡盐湖,天气不好,没见到“天空之境”,但我却感受到了另一种苍茫。

我故意走出很远,走到视野中没有游人打扰的地方,放眼望去只有天地相接的一片白茫茫。湖上的小盐块割破了我的鞋套,鞋套被水冲到脚踝,脚底板硌的生疼,我仍舍不得停下来。

我向不远处的白色小岛走,回望身后的人潮渐远,眼前的岛屿却丝毫没有靠近半分,我想到古人说的“望山跑死马”。

我向前走,只是向前走,我没有追寻什么,也不知道前方有什么,只是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引我向前走。我是天地间唯一不同的颜色。我一边走一边小心脚下的深色的水坑,我已经走出去太远,掉进去没人来救我,远处的画面像是一部静默的喜剧,热闹是他们的,我甘愿做旁观者。

说不寂寞是假的,我隐隐的想,要是有人和我一起走向这白茫茫就好了,那样我敢走的更远,脚底板的痛觉也不会占据我这么多注意力。我也不会回望着渐渐远去的人们,心里生出一股恐惧。有人相伴,我就不怕了。

我舍不得眨眼,瞪大眼睛贪婪地扫视,我多希望此刻我的眼睛是一个黑洞,能把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吸进去,连同我当下奇异的感受一起带走。

那一刻,我抽离出一个人格看到白茫茫之间有个我,宁静、孤单、恐惧、心安、茫然……的我。

真庆幸,当时日天你不在,否则我的注意力全在你身上,就记不得这些了。

我躺在青海湖的浮筒码头上看近处的波光粼粼和远处雪山的白衣,惬意又宁静。

我站在经幡下,风吹动经幡就像无数鸟儿振翅欲飞的声音,阳光穿透经幡的缝隙照进来,穿透像鸟儿舒展的翅膀的经幡照进来,我迎着光,看见经幡上神秘的文字,它们发出的声音,像在讲述一段古老的传说。

在一片单调的土黄草绿中,经幡鲜艳的像奇迹、像希望、像最崇高最伟大的信仰。我被深深地迷住了,这一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,它的美是这广袤草原赋予的,它们甘愿做陪衬,让这艳丽和尊贵作天地间唯一的主角。

我们去山顶上一个小寺庙,小喇嘛害羞可爱,脸上印着两圈原始的高原红。小寺庙傍着一个巨大的山谷,那山谷有着最平缓柔和的弧度和最纯粹的灰绿。山谷里住着两户人家,圈出一小片羊圈。我心里忍不住循环默念:“这不就是人间天堂嘛!”

我希望记住清晨在青海湖畔等待日出的期盼,记住湖水拍打岸礁时发出的包裹我、穿透我的轰鸣,记远处每一束天光都让我满怀希冀,记住最后乌云遮住朝阳时的遗憾和失落。

日天,看日出的孩子们一起拍了合照,照片里没有你,你是不是还在睡梦里呢喃?

本文由大阳城发布于小学语文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东湖游记

关键词: 大阳城网站

上一篇:女子本弱,为母则强,单亲妈妈如何在劲家庄逆

下一篇:没有了